Love · Social Psychology

Misattribution of Arousal

不難發現浪漫搞笑愛情故事通常都說男女主角最初針鋒相對,經常鬥嘴及戲弄對方,但不知不覺互生情愫,最後譜出戀曲的橋段。例如 Jane Austen 的著名小說《Pride and Prejudice (傲慢與偏見) 》、William Shakespeare 的名劇《The Taming of the Shrew (馴悍記) 》、電影有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、電視劇有《海派甜心》及《男親女愛》等等。 原來心理學亦有解釋這個有趣現象。

心理學家 Dutton 及 Aron 在 1974 年所做了一個很有趣的研究。他們招攬了一班男士並隨機分成兩組,A組男士被派走過一條距離海面 250 呎高並搖搖晃晃的吊橋,而B組男士則走另一條貼近海面的實木橋。兩組男士獨自走過橋後,隨即有女訪問員趨前作問卷調查,更留下電話號碼以便日後查詢。結果,有半數A組的男士會在事後致電約會那位女訪問員,但只有大約一成的B組男士會致電。

原來,走完一條驚心動魄的吊橋令A組男士的腎上腺素急升、心跳加速、身體處於亢奮的狀態中。而正當大腦皮層解讀為何身體會這麼亢奮時,女訪問員的出現誤導了大腦皮層,以為身體的亢奮是愛的興奮感覺,所以那麼多的A組男士會致電約會那位女訪問。這個誤導的亢奮現象稱為「misattribution of arousal」。

難怪民間智慧說追女仔不是約對方看愛情片,而是看恐怖片!因為驚慌令身體處於亢奮狀態,有機會令對方大腦皮層以為看到你便心跳加速產生愛的感覺。如不喜歡看恐怖片,或許帶心儀對象到主題樂園玩機動遊戲,亦可以製造 misattribution of arousal 令對方愛上你。

除了愛情,我們亦曾經歷 misattribution of arousal 而不自知。例如與 teammates 幾經辛苦一起為 project 奮鬥,完成 project 後大家會有一種曾共生死的戰友感覺。又例如 umbrella revolution 佔領其間造就了的戀情,也許亦是misattribution of arousal。

但 misattribution of arousal 現象不一定帶來好的結果。有沒有想過為何有些人甘願留在一個虐待自己的人的身邊?當然原因有很多,例如認為自己沒有經濟獨立能力而不敢離開。但 misattribution of arousal 亦是其中一個原因。施虐及被虐也令身體處於亢奮狀態,令相方誤導以為那就是愛的感覺。這麼說看似怪怪的,但很多時候,無論施虐者及被虐者也覺得對方是愛自己的,只是性格使然或不懂處理問題而出現暴力情況而已,沒有想過對方如果真的愛自己,怎會令自己難受。

Photo: stocksnap.io

Advertisements
Love

Halo Effect & Horns Effect

當我們看到長得美麗的人,例如偶像明星的面孔時,會不自覺的認為他們都是好人,擁有正面的性格特質。相反,看到長得不吸引的人時,我們自然聯想到負面的性格特質。

社會心理學家就這有趣現象進行研究,研究員讓實驗參加者看一些陌生人的照片,再叫他們描述相中人的性格。研究發現,實驗參加者看到相中人長得美麗時,會對其性格有正面的評價,例如友善、外向、可親或受歡迎等;而看到相中人長得不漂亮時,便對其性格有負面的評價。

剛才說過,那些是陌生人的照片,即是實驗參加者與相中人是完全不認識的。何以單憑對方的外表便能評價其性格呢?這是因為我們看到美麗面孔時,便出現「光環效應」(halo effect),自然替對方塑造美好的性格,但看到醜陋面孔時,便出現「尖角效應」(horns effect),聯想到負面的性格來。

漂亮的東西令人看得格外順眼,但長得不吸引便注定一世衰運嗎?不用擔心,我相信每個人的美麗也有個range,例如未洗頭穿人字拖到街市時,就是自己美麗幅度的最低點。但 set了頭、穿西裝皮鞋到派對時,自己的美麗幅度可達最高點。那麼平日上班、返學或逛街,也應作打扮,以達到美麗幅度的中上為目標,以製造「光環效應」,才能吸引別人啊。

Photo: stocksnap.io